我喜歡看食物的歷史,更樂意用手邊僅有的一些簡單廚具嘗試幾道美味又容易的家常料理。因為只有一只電鍋和幾個小鍋子,不能煎、不能炒,只能煮和蒸,但倒也夠讓我熬湯的了。

 

    小時候不愛喝湯,多好喝的湯都無法激起我主動舀來喝的慾望,真要喝也得等它涼了才喝,大人們總是調侃我是貓舌頭,偶爾也會唸個兩句:「乾吃飯、不喝湯也不怕噎到!」但沒人奈何得了我,不喝就是不喝。

 

    到了台北讀書,卻時常想念起阿嬤餐桌上的好滋味,不如試著自己煮吧?我就不信有多難!大概就是帶著一絲不服輸的傲氣,上網找了做法,成功用電鍋煮出一鍋「香噴噴」的香菇雞湯。

 

    有了一次成功的經驗後,信心大增,之後又煮過菜頭排骨湯、蒜頭排骨湯,也自己做了茶葉蛋、馬鈴薯蛋沙拉等等的。最喜歡看電鍋鍋蓋被蒸氣沖得跳起舞來,香氣隨著冒出的白煙四溢,尤其開關「啪!」一聲跳起的剎那著實令人興奮,開心得差點跟小孩子一樣手舞足蹈,大呼:「煮熟了!成功了!好香好香!」空氣中瀰漫著滿滿的幸福分子。

 

    但電鍋妙的地方就在這裡,絕對急不得,起碼要再讓它悶個十五分鐘才能掀開鍋蓋,否則絕對被內部還未平靜的高溫蒸氣給燙傷。通常我會開蓋後先試喝一口原味,再將鍋子移到爐子上微火熬個二十分鐘左右,讓所有食材的精華充分進入湯中,當然如果時間多的話可以熬更久,但二十分鐘也足以讓湯品變得更加濃郁了,加適量鹽巴,上桌。

 

    想起《中華一番》裡面的小當家,每每義正嚴詞的對著黑暗料理界說:「料理,是帶給人們幸福的!」如果不是為了獲得幸福、溫暖、愉悅的感受,又何必料理呢?料理料理,將原料適當調理,中間也包含了跟它們的對話,不是嗎?

 

    陳玉箴的《大碗大匙呷飽未?》一書中提到一句我很喜歡的話:「家中飯桌,就是一部家族史。」確實阿,桌上的菜餚在在反映著「你從哪裡來?」以及「你住哪裡?」譬如我的老家在彰化,阿公因為工作的需要舉家遷來台南,桌上的菜餚早已是十足十的台南味,什麼東西都一定要加點糖,根本已經到了「無糖不歡」的地步,但年夜飯必吃的長年菜卻非用台南人習慣的菠菜,而是有些苦味的芥菜。

 

    民俗藝術的課堂上老師曾問我們:「台灣料理的特色是什麼?」我想了許久卻答不上來,台灣這條小小的地瓜卻有著複雜的歷史因素下來自各地的人們,但也正是因為這些不同的文化、飲食習慣融合、交會後,創造出專屬於台灣人的「在地」口味。討論、深究著台灣飲食的同時,自然而然地湧起一股身為台灣人的驕傲感。

 

    告子曰:「食、色,性也。」正是從人的本能,最能看出一地的民俗、文化、歷史、地方特色、甚至對土地的情感、地理環境的變化等等。

 

    不僅吃,我更喜歡的是探究背後的故事。

 

 

 

 

        咪子的不專業食譜

 

10398802_1093918477297096_6230141139586322511_n.jpg

 

 

10415670_1093918443963766_4652344258385116290_n.jpg

 

  •         蒜頭排骨湯(一人份,可吃兩餐,食材可酌量增減)[電鍋版]

 

          食材:乾燥香菇六朵、秀珍菇四朵、杏鮑菇二根、排骨四塊、蒜頭六粒、白胡椒粉&鹽巴少許

 

1.前一晚泡香菇(包保鮮膜冰冰箱,這樣隔天要煮時會很香)

2.排骨洗淨,川燙去血水,撈起備用

3.秀珍菇四朵洗淨

4.杏鮑菇兩根洗淨切塊

5.蒜頭剝皮

6.上述材料(包括香菇水)放入電鍋內鍋,加水至淹沒食材

7.外鍋加一杯半的水

8.開關跳起後再悶十五分鐘

9.內鍋移至爐子開微火慢煮十到二十分鐘

(這個步驟可省略,但這樣湯會比較濃郁)

10.開蓋加少許白胡椒粉、鹽巴

11.上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咪子的蘑菇屋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