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阿嬤生日,大概三個禮拜前她逢人就講兒女們在生日前那個週末要帶她去哪間餐廳、有誰會來,明明就很期待但嘴上又說自己已經這把歲數了其實一點也不在意。

 

    家人都戲稱她是「魔法阿嬤」。每次一回阿嬤家,她就先問我想吃什麼,然後輕鬆老練的在廚房以十分輕盈的步伐迅速變出一桌熱騰騰的飯菜,呵呵笑著說:「這真的沒什麼,阿嬤隨便弄一下就好好吃了齁!」這是她最得意也最擅長的事,煮了大半輩子的飯,一手操持家務讓老公、兒女可以專心工作讀書,說阿嬤是家裡最重要的支柱也不為過,這個「支柱」也從來沒有抱怨過,默默的就走過五十幾年這樣的日子。

 

20160115_113749.jpg

 

 

    以前很討厭回阿嬤家,不喜歡跟長輩們一起做任何事,總覺得他們反應不夠快、又什麼都不會(但後來發現什麼都不會的其實是我),記得阿嬤剛拿到人生第一支手機時(Nokia的按鍵式貝殼機)完全不會用,剛好我在家裡,她就一邊說「你們年輕人就是比較聰明啦,阿嬤老了根本不會用這種東西」一邊叫我「老師」,戴起老花眼鏡很努力地想學到底該怎麼使用。講了很多次一樣的步驟阿嬤還是記不起來,我只好拿撕下來的日曆紙,在背面仔細的把每個步驟畫出來、用很大的字一步一步寫清楚,花了一個下午把阿嬤教會,從此她對我佩服得不得了,關於手機使用的問題她只願意給我處理,她總是說其他人都會把她的手機弄壞。後來,她換了一隻可以照相的按鍵式手機,每次只要我回家,她都會興奮的給我看她拍的照片,大多是阿公、她種的花和寵愛得不得了、內孫中唯一的男生――我的堂弟。

 

    長大後,慢慢的開始喜歡跟阿嬤聊天,阿嬤是個話很多、很熱情的人,通常我只要坐著不動,她就可以滔滔不絕講個不停,幫我update家族近況、市場菜價、八點檔內容、政治時事等等。其實我最喜歡聽的還是阿公以前是怎麼追她的,阿嬤總是很得意的說自己年輕時根本漂亮得像明星(也確實如此啦),她跟阿公初次見面相親後,阿公就追到火車站要為她送行了,實在看不出來正經嚴肅的讀書人阿公也有浪漫熱情的時刻。阿嬤也說過她年輕時曾到台北工作過,那時跟一起上班的五位女同事住一間,她們都同進同出,假日一定要睡到下午一兩點才要起床,再一起去逛街,房東是一位很照顧她們的老阿嬤,知道有想追她們的男生會天天來騷擾,就很兇的拿掃把站在門口說要「保護」她們。講起以前的事情,阿嬤總是樂不可支。

 

20160201_131710.jpg

(阿嬤25歲時,據說這張是相親照)

 

 

    阿嬤的華語不標準,而我的台語講得很落漆,自小都是阿嬤講台語,我講華語的來對話,但自從去了教會開始學習台語後,最近阿嬤屢屢稱讚我講得很標準。禮拜六(1/30)神研班營會結束後,我回阿嬤家吃飯休息,躺在她房間的床上,跟她一起蓋一條厚棉被,天南地北的聊,聊到她不曉得已經畢業幾次的松年大學時,她開心的拿起學校發的資料給我看,我們一起唱了《天父恩典真正大》。緩緩唱著,深深的感動,雖然只是清唱,但這是第一次我們有共同會唱的一首歌。唱著,唱著。家裡只有我接觸基督信仰,起初受到大力的反對,那時阿嬤只問我:「那妳就沒有祖先了嗎?」那時我好難過,完全不曉得要怎麼解釋,後來我告訴她我是去長老教會,跟松年大學所屬的教會是同一個,甚至還陪她去松年大學上課(其實阿嬤比較像是去交朋友),我自然的跟每一個阿嬤的同學們問安,她看了很開心,也就接受我去教會了,因為我去的是她熟悉而且喜歡的地方,甚至因為這樣我們多了很多話題可以聊。

 

    我從來不跟身邊民間信仰的家人、朋友們「傳福音」(譬如直接告訴對方「信耶穌很棒,你信的是假神,是上帝所不喜悅的,你要來信耶穌噢!」),也許有的人會覺得我這樣違背身為一個基督徒的作為,但我從來不覺得強硬的指責、改變對方的信仰是一件好事,正如同我不會想要被別人改變我的信仰一樣。關於信仰,我想做的只是尊重。我更願意的是活出信仰的教導,並且充實自己以隨時回答各種對於基督信仰的偏見和問題,然後打開門,讓有需要的人知道這裡有一個可以認識基督信仰的地方。相信上主自有祂的安排,不是嗎?

 

    今天是阿嬤的生日,大家都要上班沒辦法陪阿嬤吃飯,她嘴上說著不用幫她過生日,她自己隨便買點豬腳回來煮麵線、有幫她唱生日快樂歌就好了,但其實還是很期待能有人回去陪她,聽說昨天還特別去髮廊弄頭髮。中午我跟爸爸買了蛋糕幫她慶生,又帶她跟阿公出去玩,她開心的表情全顯露在臉上,想必這件事又能讓她講上十天半個月了吧!

 

20160201_125358.jpg

 

    前一陣子她一不小心從樓梯摔下來,疼了許久,直到現在聽說還是隱隱作痛。82歲了,願阿嬤身體健康、平安。

 

20160201_125610.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咪子的蘑菇屋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