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用文字記錄。很多回憶,無論好的壞的,都因為曾經發生,而且不可能再發生第二次一模一樣的事情而顯得可貴。我們的大腦看似發達可靠,卻總是敗給了時間,快樂的、悲傷的、高興的、難過的記憶都如同海邊的沙粒,被時間的長浪帶走。如果能夠好好地把它們化為文字,是不是就能少一點遺忘的缺憾?


    於是我書寫。在近十年後的今天,我背負著重大使命似的寫。


    記憶中,媽媽老愛跟我說起小時候不甚寬裕的生活。有一次我因為表現好而獲得可以去便利商店挑一包10元餅乾的機會,小時候因為健康的考量,家裡沒有什麼零食,這樣的機會對我來說彌足珍貴,我當然是樂不可支的進到超商,蹲在商品架前東挑西選,遲遲無法下決定。直到媽媽等得有點不耐煩了(當時可能真的猶豫很久),才匆匆做了選擇,心滿意足的拿著餅乾到櫃檯結帳,然後牽著媽媽的手一起步出超商,回到那台小小的綠色March上。


    我最喜歡媽媽開著車,而小小的我坐在副駕駛座,天南地北的講著生活大小瑣事,從小就是個話很多的人,不吝於跟身邊的大人們分享任何事情,甚至幼稚園老師今天教了什麼、我學到什麼都能維妙維肖的重演一次給大人們看。


    我抱著得來不易的餅乾,跟媽媽說我好捨不得吃喔,然後煞有介事的認真規劃起「要怎麼吃才能得到最大的滿足」這種事。媽媽聽了只是覺得好笑,然後她跟我說了一個故事。


    她說,小時候因為家境不甚寬裕,吃零食的機會是微乎其微(倒跟我因為健康考量而家裡少有零食不同),曾經偶然獲得一包餅乾,開心得不知如何是好,她珍惜的把餅乾放呀放的,一不小心就過期了,她說她那時難過了許久卻也沒有辦法,只好含淚把它丟掉。


    我當然無法想像媽媽小時候那種不甚寬裕的生活到底長什麼樣子,只如同聽虛構故事般覺得不可思議。


    她也說過,以前的國小老師對她很壞,因為老師要求全班放學留下來補習,要交補習費,但她是全班唯一一個沒有交的,於是老師每次都派很多功課給她寫,往往寫到三更半夜才完成。而全校要去動物園還是海生館之類的地方校外教學,她好想去,卻因為媽媽(我阿嬤)不同意,沒有給她報名費,大家都去郊遊,只有她一個人留守教室寫功課。


    我不曉得是不是為了彌補心中的遺憾,從幼稚園到國小,印象中每一次的校外教學總是不太費力的就獲得媽媽的許可,甚至她還會帶我去家附近的北海道生鮮超市買幾樣喜歡的零食,也叮囑我不要自己一個人吃光光,要記得分給同學們吃。國小一年級的校外教學是去參觀一個貝殼館,媽媽還特別給了我50元當作零用錢,這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一筆大數目,後來也忘了是否有買紀念品回家,但這些回憶想起來總是開心的。


    也許正是因為知道「童年」回憶對一個人來說是最珍貴的時光,她才這麼用心的為我創造開心的回憶吧!


    確實阿,十幾年後的現在,念茲在茲的還是那段只要看卡通、吃餅乾、玩玩具、跟爸媽抱抱親親就能獲得簡單幸福的時光。


    我再也回不去了。但因著這些美好的事情被記錄,往事恍若又重演一次,於是掉入回憶的漩渦而無法自拔。當我打著這篇故事時,嘴角不禁上揚。曾經有人問我是否渴望再見到那些回憶中的人們?我說,他們帶給我的愛和回憶已深深烙印在我心中,而我也努力地將之化為文字,再見與否對現在的我來說也許已不那麼重要。


    我們的人生就是不斷迎接一些人來到生命中,也必須接受愛我們的人終將離開的事實,所以我更寧願懷著滿滿的感謝和祝福目送他們漸行漸遠。



    祝好。


照片 331.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咪子的蘑菇屋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