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有一次老師上課跟我們聊到「儀式」。他說,儀式是麻煩的,儀式之繁複往往讓人望之卻步,那為什麼我們還要有「儀式」?譬如結婚,可以直接去戶政事務所登記就好了啊,為什麼要辦結婚典禮?

    之所以要有「儀式」,是因為我們很重視這件事情,它重要到一輩子也許只有一次。洗禮也是這樣,是一輩子只有一次的重要。

 

1451212249665.jpg 

 

    算一算距離第一次到教會做禮拜,也才過了一年又五個月左右,似乎快了一些,但這個決定並不是倉促草率的。

    十二月初的某個夜晚,當我打開電腦開始要寫需繳交的洗禮見證時,我才又一次認真回想自己接觸信仰的初衷是什麼,以及這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追求信仰的道路究竟坎坷,我是快步走著不知道終點在哪裡的路,還是偶爾記得停下來欣賞沿路的風景?路上一直是孤單一人充滿怨懟的走著,還是快支持不下去時接受了很大的幫助、也遇到允諾與我同行的人們?

    信仰的道路一直跟長青團契有很深的連結,幾乎是踏進這個信仰世界多久,在長青的時間就有多久。從一個沒幾個人的弱小、偏遠團契,到參與許多不同的營會、活動而認識PTL其他團契的人;從對信仰可以說是一無所知,到慢慢有了一些了解,而且願意持續思考、追尋;從什麼都不懂、但什麼都想試試看的小契友,到進入聯合團契的核心團隊。歷經的時間很長嗎?真的就只是短短一年內發生的事情而已。

 

2015-06-08 01.24.04.png 

 

    我不是特別勇敢,也不是特別有能力,但既然被信任就要好好地做。雖然受傷過,也哭泣過,甚至麻煩過很多人陪我處理事情、整理情緒、聽我講東講西,但正是在艱困、無助的時候才越發能看到自己是何等的被愛、被在乎。我打著這些文字的當下,腦中閃過的是一幕幕你們陪伴我的畫面,陪我哭、陪我笑、安慰我、擁抱我,你們所做的是件多麼高貴的事情,陪伴受傷的人一步步走出他的傷痛、擦乾他的淚水,並且能聽懂他想表達的。對此,我一直是十分感謝的。

    今年的聖誕節期很不一樣,首次嘗試寫了卡片寄給別人,也獲得幾張卡片。我總覺得,在資訊發達的現代,還有人願意提筆一字一句寫下想說的話和滿滿的祝福是件非常不容易、也應該好好珍惜的事情。讀著這些信件,心中滿是感動和溫暖。

 

20151227_210924.jpg 

 

     聖誕節兩天後(也就是今天,12/27)是我接受洗禮的日子,老實說洗禮的過程本身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只是有種站在小山丘上看著曾走過的路,輕歎道:「終於走到這一天了阿!」的感覺。最讓我開心的是,有好多對我來說重要的人前來觀禮,也有無法參與但一直記得這件事、傳訊息來祝福我的人,謝謝你們這麼珍視我。沒有太多華麗的詞藻,但願我所做能讓你們感受到一樣的重視。

    聖誕夜那天的團契聚會,博賢哥要我們從一堆圖卡當中找到一張我們認為的「愛」,我選了這張。有人首先撐起這把傘,保護我免於一些侵擾,感謝之餘,我就像那位小女孩一樣,踩著石頭,努力想變成和他一樣的人。這也呼應我在洗禮見證中寫道:「信仰因著溫柔的實踐而產生光輝。因為從身旁擁有相同信仰的人身上看到、體會到那份『愛』而受到感動,除了感謝上帝讓我能夠遇到這一群溫暖的人們外,也期許自己能夠因著這份信仰而成為更好的人。」

    關於這個,我還在努力學習。

 

20151224_203053.jpg 

 

    講回「儀式」。洗禮也很麻煩阿,要上洗禮班、要小會問道理、要很多人的幫忙才能完成這樣一場聖禮典,然後又不斷地拍照、拍照、再拍照,真的很麻煩。但好多人都是穿著漂亮、隆重的衣服,在眾人的見證下,告白自己的信仰,正式成為神的兒女。而每個人會決定洗禮,背後也都有一段精彩的故事,和上帝滿滿的恩典與看顧。

    一生只有一次,怎能不隆重?

 

本文刊於《新使者》,第152期(臺北:新使者雜誌社,2016.02),頁76-7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咪子的蘑菇屋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