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去XXX走走。」

「有空再說吧!」


「我想*&%$,可以陪我去嗎?」

「有空再說吧!」


「好久沒見面了,要不要出來聊聊天?」

「有空再說吧。」


這樣的對話時常在生活中發生



我們太常、太輕易地給人承諾,做不到的承諾。


在同一個社會架構之下,我們同時是傷害者,也是被傷害者


受傷於別人不經意的言語,卻炮製於另一人身上


希望別人遵守承諾,卻背棄了另一人


又有什麼關係呢?


反正加加減減總能達到平衡,每個人應得的,就那麼多而已


然後我們繼續向另一個他/她抱怨某X的作為



蛻變


害怕受傷,於是畏縮進了安全的繭


人家說,不期不待就不受傷害


當然,不接觸任何事物就沒有受傷的可能


但每天出門也會有招牌掉下來的可能性呀


難道就此不出門?


在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後,原先的稜角被磨得圓滑


刺蝟不再有刺


牠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叫什麼名字


但確實好好地融入了這個社會


人們讚賞他,因著「跟我們一樣」


工具制約的增強,他也開始滿意於自己的態樣


不是什麼成功人士


但好歹也過得不差


人們說,這叫做「社會化」



相信


但是,「那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的傢伙」疑惑


究竟還有多少人值得相信


人們誠懇的說著似真似假的言語


能不能像《來自星星的傻瓜》裡,PK的星球一般


「我們星球的人從不說謊。」


PK_Theatrical_Poster.jpg 

圖片來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E%86%E8%87%AA%E...



他疑惑,他不知道如何安其手足


「怎麼做都會有人不滿意的,做你自己無愧值得的就好。」


那人這麼說,於是他奉為圭臬


但他還是深深沉浸在《小王子》,足足看了十遍的故事


那位笑起來像鈴鐺的小小孩,來自B612星球


當人心情不好時,會很想看夕陽


而他星球,只要把椅子往後挪一點,就能再看一次夕陽


如果每個人都像飛行員一樣就好了,「那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的傢伙」想著


飛行員因著小王子而改變


他相信盒子裡真的住了綿羊


如果能夠遇見狐狸就好了,「那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的傢伙」想著


「你還沒馴服我,所以我不能跟你玩」


「你要走了……我會很難過的」


「只要看到麥田,我就會想起你,因為你有著小麥色的頭髮」


他是被在乎的呀,狐狸真誠而深切的愛著小王子


「愛」這東西,可貴又不易尋得


無論是什麼形式的「愛」,都是值得被讚揚的,都是能感動人的


不是很美的一件事嗎?

 


getImage.jpg 

圖片來源: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85454



所以


「那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的傢伙」終於明瞭


我們永遠無法知道別人怎麼做怎麼想,但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成為怎樣的人


其實也不必顧慮那麼多,不必在乎別人那麼多


往往很令人難過的是,對方並沒有如同自己在乎對方一樣對待自己


他需要的大概只是一把尺和幾個表格


然後繼續追尋那美好的人生


烏煙瘴氣或數不盡的美好,也都是可以選擇的


能做自己想做的,本身就是件幸福的事


那還有什麼值得抱怨的呢?


他寧願花更多的時間在思考


「生命的意義在謀求自我最大的幸福」


歷史?不,學的是人生



追求


他好喜歡《arki ucun》,滿文意思是《酒歌》


也許是羨慕好客豪爽的民族性吧


ucarahala andasa erdemungga secina,

所遇到的朋友啊都是有才學的


jici tetendere uthai minde gucuse oho.

既然來了就都是我的朋友


haji gucuse jidere be okdoro de,arki hvntahan jalubumbi.

歡迎好朋友們到來的時候把酒杯斟滿


sini tunggen halukan seme serehe dere

你的胸口感覺到暖和了吧?


sini gala halukan seme serehe dere

你的手也感覺暖和了吧?


saikan erin fon i jalin,ere hvntahan be omicaki.

為了美好時光一起乾了這杯吧!




有幸跟著厲害的老師學習滿文也是種幸福哪


如果不帶歧見或功利的心態,會有更寬廣的世界


學著很少人會的「冷門」知識,深感榮幸


生命中還有很多美好等著去追尋


放下過多的執念


放下過多的埋怨


保有真誠和溫柔


在愛中行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咪子的蘑菇屋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