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考完英文後,興沖沖的坐了一個小時的車到松菸看期待很久的Life攝影展,果然值回票價。

我想用Life雜誌的攝影師威廉‧尤金‧史密斯說的話來開場:照片最多只能發出微弱的聲音,但有時一張照片,或是一組照片,就可以喚起我們的良知。

看著一張張照片,我不禁開始想像當時的情景、背後的故事,時而跟著照片中的人開心、悲傷、擔心,時而微笑、時而皺眉。

展場開頭是溫斯頓‧邱吉爾和阿道夫‧希特勒的照片對比,兩個人都是繪畫高手、知名作家、都有憂鬱症、也都很擅長運籌帷幄,更重要的是光看照片就能感受到兩人的charisma,在戰火連連的時代這樣的領袖確實很能發揮安定人心的效果,也確實有一定的號召力。這麼相似的兩人卻走上迥然不同的路,在照片的旁邊貼了他們兩人的名言,一個說"絕對不向希特勒投降",一個說"一生中沒學過認輸兩個字",一句話就感受到政治領袖的霸氣。

印象很深的是卓別林。他的名作"摩登時代"國中表演課上看過,沒有想到默劇也可以很好笑,他扮演一個在工廠工作的工人,每天的工作就是鎖傳輸帶上不斷經過的螺絲。有一幕是工廠老闆決定要開發一種自動餵食的機器,讓員工可以在吃飯的同時繼續工作,而試驗者就是卓別林,但機器似乎怪怪的,一下子湯全撒在他身上,一下子食物彈到臉上,加上超級誇張的表情害我笑好久。雖然劇情有點誇張,不過歡笑背後其實隱藏工業革命後標準化生產流程下工人的無奈和辛酸,以及在很苦的日子裡還得勉強擠出笑容的哀傷,和資本家滿腦子利益、金錢之下剝削壓榨勞工的惡行惡狀。

之前一直對喜劇演員有很大的不解,卓別林、金凱瑞、豆豆先生都有憂鬱症,自己這麼痛苦,哪來的能力帶給人們歡笑?
但在看到照片旁卓別林的名言後,我好像瞬間懂了他們的堅持:
若能讓別人幸福,人生會向你致敬。

我佇足在這句話前良久,希望自己能記得,也緬懷大師的風範。

其他像切‧格瓦拉VS甘地。一位醫生、一位律師,一位丟掉醫藥箱、拿起槍械打游擊戰,一位鼓吹不合作運動,一位活了39年、一位活了78年,共同的命運都是被子彈結束生命。

卡斯楚,單就他成功躲過美國CIA暗殺638次,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我就覺得他很厲害(在位43年,平均一個月被暗殺一次)。美國在古巴冷戰時,暗殺領導人也是解決方法之一,但是暗殺方法千奇百怪,次次失敗。

派女間諜色誘,結果假戲成真,她真的愛上卡斯楚,失敗。將有毒牛奶加入卡斯楚的奶昔,結果牛奶不小心結凍,失敗。在泳衣上塗毒藥,結果卡斯楚換穿別件,失敗。在雪茄內包毒藥,結果卡斯楚決定要戒菸,又失敗。在棒球場、演講台等等埋炸藥,總被他躲過一劫。

也莫怪卡斯楚得意的說"我人生最大的成就是在這麼多次的暗殺之中活下來。"

整個展場分四個部分: 「People」、「Moments」、「It's life」、「Our life」,可是我最有興趣的還是政治人物跟戰爭的照片。2007年Life雜誌終於不敵數位化的衝擊,第三次停刊,這次展覽算是紀念其自1936年創刊以來拍過的無數張經典照片。正如創刊宗旨” To see Life, To see the World ”(看見生活,看見世界)一樣,歷史的一瞬間、戰爭的殘酷、人們的喜怒哀樂都被永遠保存在快門按下的一瞬間,是片刻組成永恆哪。

---------------------------------------------

晚上到松菸護樹的現場,牆上充滿各式無名作者的創意,控訴政府、控訴遠雄,用幽默來表達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無奈。張老師說,這些樹都是公共財,但遠雄說拔就拔,結果來管的不是政府,卻居然是這些平常要上班上課的一般民眾,而當警察來的時候,居然不是向著遠雄,而是向著這些護樹的民眾,這不是官商勾結,甚麼才是官商勾結?

馬兆駿作詞、王夢麟演唱的木棉道就是在這條路上創作出來的,校園民歌時代的回憶即將被夷為平地,心虛的建商也知道自己做的是錯事,樹一拔起立刻灌水泥,粉飾既得利益者醜陋的惡行。

老師說了一席話讓我很感動,他說這些來護樹或是反核的民眾來到這裡,每天或每周的堅持其實不會獲得甚麼,但最大的獲得就是他們的付出。不知道這樣的堅持最後會不會換得一場空,但當權者有下台的時候,這些反核、護樹的人卻會一直存在,默默保護這片我們共同成長且深愛的土地。

齊柏林導演拍攝的"看見台灣"是多麼美麗,我們總是得之於人太多,出之於己太少。為了政府、財團數不清的龐大利益、大把大把的鈔票著想,我們正快速地喪失上帝的恩賜,終有一天大自然的力量會反撲。

持續關心和支持是一種選擇,反對也是一種選擇,漠視同樣也是一種選擇。社會上最可怕的是假裝甚麼事都沒發生過的人,無知、冷感甚至無感是最令人感到心寒的。

我們可以失望,卻不會絕望,還不到時候總不好這麼早放棄,是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咪子的蘑菇屋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